阅读历史
换源:

第1233章 你偷吃了

  “啊!”

  司雪梨受到惊吓,尖叫!

  “嘘。”庄臣手指按在雪梨丰泽的唇上,一手搂着她的腰,很迷恋的,吸了吸她(身shēn)上的香味。

  “……”

  见是庄臣,司雪梨的惊恐感瞬间消失,转而化成一股无名火,她用力拍打庄臣圈在她腰间的手臂,恨恨道:“你吓死我了!”

  “老婆,我想你,我已经一整天没见你了。”庄臣脸埋在雪梨的脖间,蹭了蹭。

  语气可怜兮兮的,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

  “……”

  司雪梨无语。

  一天算什么时间,他是怎么厚脸皮说出这样的话来。

  司雪梨懒得理他:“放开啦,婚宴快开始了。”

  林悠悠没有家人,所以开头本应由家人将新娘的手交到新郎手上的环节,变成由她进行。

  也行啦,亲手送自已的好姐妹出嫁。

  庄臣恍若未闻。

  他后知后觉发觉雪梨(身shēn)上的衣服不妥,明显是男人外(套tào),眉心蹙起:“这谁的外(套tào)?”

  司雪梨想了想,故意说:“一个大帅哥的。”

  庄臣脸色蓦然沉下去,写满不悦,他将拉链拉开,把外(套tào)给她脱下,然后扬手一扔。

  “喂!”司雪梨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小宝说得没错,他就是一个醋坛子!

  司雪梨想过去把外(套tào)捡起来,她还得还给庄云骁呢。

  不过,她哪走得了。

  腰立刻被他的手圈起来。

  这间房空着,因此没有开灯,但能见度不低,因为有窗外的万家灯火以及月亮照耀着。

  庄臣总算看清了这条伴娘裙。

  其实裙子中规中矩,没有刻意凹(身shēn)材的设计,但奈何她(身shēn)材好,硬是将裙子凹的前凸后翘。

  尤其是前方的事业线。

  庄臣看得眼底发(热rè),将她打横抱起,走向沙发。

  “喂喂喂!”司雪梨双脚在空中乱蹬,见他又要乱来,立刻板起脸,十分严肃,认真:“庄臣,不跟你开玩笑,马上放我回去!”

  等待她的可是婚宴,她又(身shēn)肩重任,迟到的话,成何体统!

  庄臣见雪梨真来气了,将表盘面向她:“还有十五分钟才开场,我保证,最后一分钟放你回去。”

  从这里到化妆间,就隔着几间房的距离,到时候她和她朋友一块从里面出来,刚刚好。

  “……”

  司雪梨郁闷,时间掐得也太准了吧。

  就是这一声沉默,让庄臣以为她是妥协,认同他的做法,立刻进行索取。

  司雪梨觉得庄臣最近真是纵色过度,大概是他贪图现在是特殊时期不用做措施?

  司雪梨紧紧抱着庄臣的脖子,下巴抵在他的肩上,根本不敢看他得意的脸。

  “老婆,你妈很不满意我。”庄臣想起丈母娘对他的态度,很惆怅。

  动不动就冷言冷语的,哎。

  很奇怪,他向来都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可不知道为什么,Queen的冷眼让他感到憋屈。

  大概是雪梨母亲的缘故吧,只要与她有关,他就无法不去在意。

  司雪梨低声喃喃:“你再这样,我也不满意你。”

  “是吗?”庄臣故意动了动。

  “唔~”司雪梨(情qíng)不自(禁jìn)唤出声后,随即抬手敲打他,坏死他得了。

  庄臣笑。

  “我跟小宝说了改名的事,她同意了。”司雪梨转入正题。

  庄臣也托出自已的想法:“老婆,我打算把三成的股权转到女儿名下,前期由职业人托管,等她成年后,正式转交给她。”

  这事他想了很久。

  从知道女儿是亲生后,那一刻的感觉,简直找不到任何词汇形容。

  本来就已经足够美妙的事,还要锦上添花,庄臣不知道有没有人懂他的感受。

  他真的恨不得将他的一切都给女儿。

  可是,他有什么呢。

  他手上仅有的,只是一家企业。

  司雪梨闻言,脸离开他的肩头,错愕看着他:“不用吧。”

  “我决定了。”庄臣认真:“女儿三成,肚子里这个女儿两成。庄霆五成。他以后是当家,一定要握有一半的股权。”

  “……”

  肚子里这个女儿。

  司雪梨每当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就郁闷,庄臣还是她第一个见的,重女轻男的人。

  “再说吧,还小啦,况且肚子里这个还没出生,万一是儿子,你就省下了。”司雪梨故意调侃。

  “呸呸呸,是女儿。”庄臣大掌隔着衣服贴着雪梨的肚子:“孩子,你一定不要让爹地失望。”

  司雪梨见他一本正经胡说,笑了笑。

  庄臣果然守信用,最后一分钟让她回去。

  不过倒数的前几分钟,为了让他登顶,她就遭罪了,嘴巴险些要脱臼。

  司雪梨急匆匆回到房间。

  林悠悠已经站起来,准备出发,一脸紧张。

  两个孩子也在。

  林悠悠看着司雪梨的唇:“梨子,你偷吃啥了,口红都掉没了,赶紧补一补。”

  “……”司雪梨下意识抬手抹了抹唇,心底浮起巨大的尴尬,仿佛刚才做的羞事都被人洞悉,她道:“哦,好的。”

  一旁的化妆师立刻拧开口红,给司雪梨补色。

  搞定后,一行人出去。

  婚礼的流程,就算司雪梨参加得少,但大概还是知道的。

  当她陪着林悠悠走过长长的红毯,两个孩子以花童的(身shēn)份,一左一右跟在她们(身shēn)后;

  当她以好姐妹的(身shēn)份将林悠悠的手递到关安国手中时,新娘子没哭,她先哭了。

  林悠悠本来没什么感觉的,是见司雪梨哭,她才有点哭意:“傻瓜,哭什么,下去好好休息,等会还要陪我敬酒呢。”

  “嗯。”司雪梨眼睛红红,和两个宝贝一块下场。

  庄臣第一时间将他的西装外(套tào)搭在雪梨(身shēn)上,同时拿纸巾替她吸泪,脸凑到她跟前,距离近得都快吻上了。

  手臂搭在雪梨(身shēn)后的椅背上。

  外人看起来,两人姿势亲昵极了,就像抱着亲吻一样。

  庄臣低声哄道:“别哭了,这是开心事,嗯?”

  “嗯。”司雪梨声音软软。

  她转头看向舞台,主持人功力很好,逗得满堂大笑,林悠悠和关安国正在进行别的程序。

提示:如《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章节白屏错误,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换源」切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