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卷 京华风云(下) 第二章 除夕家宴(上)

作品:大靖长风录|作者:三昧丹青酱|分类:历史军事|更新:2020-03-26 15:03:06|下载:大靖长风录TXT下载
  最新网址:mianhuatang

  千家万户团圆日,更是大靖路氏皇族难得齐聚一堂的重头戏。

  路乘风还是第一次参加皇室的除夕家宴,坐在孙辈下席东张西望个不停。

  都说后宫佳丽三千,尽揽天下美人。

  单是那一行行莺莺燕燕穿梭忙碌于席间的宫女们,婀娜袅袅的身姿就已叫路乘风看花了眼。

  雀步燕行,却无半分轻佻的蒲柳之姿,即是大靖皇宫对宫女行步的最基本要求。

  就在这一串串轻巧疾步中,山珍海味玉盘珍羞便稳稳的端放在金龙大宴桌上,还有众妃嫔、子孙辈的席间。

  “姐姐,怎么净是这些东西啊?都没有好吃的。”

  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在路乘风身旁上首席位轻轻响起。

  路乘风定睛一看,是个头戴紫金珠冠、锦衣绣袍的男童,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那孩子虽然衣着奢华贵气,披金戴银的,脸色看上去却是一副病怏怏的又甚不耐烦的样子。

  “这么多好东西,都不合你胃口吗?小孩子可不能挑食,不然啊,长不高,以后打架不会赢的!”

  还没等那小孩的姐姐答话,路乘风便插了一嘴道。

  “你是谁啊你?我弟弟用得着你来教训吗?”

  那孩子的姐姐原本脸上一直挂着娇俏的笑容,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下子将脸拉的老长,转而朝路乘风充满敌意的瞪了一眼,质问道。

  “小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就叫做,路,乘,风!乘龙快婿的乘,风流倜傥的风!”

  路乘风向那如花似玉的娇娇女子一个挑眉,嬉笑道。

  “路乘风?没听说过。你是哪位叔公府上的?怎么我从来没见过你啊?”

  女子将那双圆圆的眼睛睁的老大,嘴巴微微撅起,一脸的迷惑不解道。

  路乘风见了,顿时觉得眼前这女子煞是娇憨可爱,不如逗上一逗,便道:

  “正是,在下乃皇族远亲,难得有机会来京。若我没有猜错,坐在我上席,您应该是位郡主吧?不知郡主芳名?”

  “哦,我叫念骄!对了,我弟弟是沾不了这些荤腥,并非挑食,请这位、这位兄台?勿要多管闲事。”

  念骄郡主语气虽然温和客气,言辞却未给他留甚情面。

  路乘风见她目光冷冷的投向远方,又忍不住打趣道:

  “念娇?可是人比花娇的娇?还是,芭蕉的蕉啊?哈哈哈!”

  “胡说!是骄傲的骄!你才芭蕉!我看你长得像根香蕉!你全家都是香蕉!”

  念骄郡主骄傲地将下巴一扬,不假思索自然而然的反唇相讥道。

  路乘风一听,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长得娇柔可人,都是假象啊,这嘴巴辣起来,还真是个软刀子,便插科打诨道:

  “哎,妹子,开个玩笑而已嘛,我看你人长得温温柔柔的,怎么一张嘴就像个快刀手似的。有没有人告诉你,凶巴巴的样子可一点都不美了哦。”

  “谁是你妹子!我看你还真是个自命不凡的家伙!真讨人嫌!”

  念骄一脸厌恶的表情,转过身去,不搭理他了。

  “喂,温柔一刀也是刀哦,小心刀习惯了嫁不出去,嘿嘿。”

  路乘风耸了耸肩,悻悻然讥笑道。

  “你!猖狂!过分!谁要嫁人啊!我才不嫁人!”

  念骄大怒,站起身来将席上金杯轻轻一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给路乘风泼了个满脸。

  席间众人都往他们的方向看来,那些目光灼灼如烈焰,路乘风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难受。

  “皇爷爷,不是我的错,是他先惹我的!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野小子,哼!”

  念骄又拖着长长的尾音,娇蛮的指责道。

  “乘风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者威严的声音虽然低沉,却是此话一出,即震慑全场。

  众人都憋着气不敢掺和,却更是憋着一肚子坏笑,等着看这一场好戏。

  念骄郡主一贯娇蛮任性,此刻更是仗着靖帝对她这个长孙女的宠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任她有理没理,这都不重要了。

  就看路乘风今日要如何收场。他才来不久,却也是大名赫赫,敢说敢做,多少人巴不得看他登高跌重不可收拾。

  “哟,这不是一家人嘛,都好说,好说啊!念骄呐,你这刚回京,可能还不认识吧,这路乘风啊,是你哥哥!”

  一位雍容华贵无比,气质典雅又大气的美艳贵妇人发话道。

  看她坐在最上首,靖帝的左手,那必定是当今母仪天下的赵氏皇后无疑了。

  “是啊,大哥,要不你先给两个小辈说道说道,好叫他们两兄妹先认识认识?都是你们冕王府上的好孩子,可不要生了误会嫌隙才好嘛。”

  宣王那双剑眉星目近日来越发神采奕奕了,眼中尽是星光流转,笑道。

  “哦,对,对,扰了父皇母后的兴致,是儿臣的错,儿臣应该早点叫他们兄弟姐妹几个相识相认的。”

  冕王一听,立马站起身来,弓着身子唯唯诺诺道。

  “念骄,勤儿,这是乘风,是父王流落在外的孩子,以后,就是你们兄弟了。咳咳……”

  冕王向自己的一子一女介绍道,表情煞是不太自在,说罢,还偷偷瞟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冕王妃莫氏,足足像个回家要跪搓衣板的妻管严。

  那念骄郡主一听,更是火大了,朝路乘风狠狠的剜了一眼。

  倒是那七八岁的半大孩子,十分乖巧懂事,一听父王之言就拉了拉姐姐的衣摆,暗中示意姐姐坐下。

  “念骄!还不快坐下!”

  冕王妃横眉道。

  那念骄郡主这才不情不愿的息事宁人了。

  “乘风啊,我们这才从长州回京,一回京就先至御前面圣了,你可别见怪呀!最近在府上住的可还习惯?吃穿用度若有不够的,你尽管跟我说就是。对了,我看你跟念骄年龄相仿,不知你生辰几何?”

  冕王妃赶忙打起了圆场,嘘寒问暖道。

  “拜见父王母妃,乘风过了年就十六岁了,六月一日出生。”

  路乘风谦然行了个大礼道。

  “念骄是冬月出生,那以后你就是哥哥了。你可要照顾好你弟弟妹妹。”

  冕王笑道。

  “是!”

  路乘风又行了个大礼道。

  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这对父子相认的温馨美好。

提示:如《大靖长风录》章节白屏错误,请进新网站阅读;点击域名进入360ting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