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十三章 无聊的三人组

作品:冷番小道士|作者:白天白|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12-03 20:42:33|下载:冷番小道士TXT下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冴子对此是非常理解,她也有一个不想被任何人触及的秘密,遂转移话题,聊些更轻松的事(情qíng)。

  一顿午饭后,让楚天歌对三女印象有所改观,抛去花心问题,这三个女生人还是(挺tǐng)不错。

  不适合当女朋友,却适合当红颜知己。

  能耐着(性xìng)子听他讨论拯救世界的人,都不会是什么坏人。

  冴子她们对楚天歌的印象也有改观,本以为是(爱ài)打架的凶暴不良,结果是中二病晚期患者。

  跑到(日rì)本的理由莫非是认为(日rì)本高中生能拯救世界?

  冴子心里吐槽着,觉得这个异国的男生(挺tǐng)有趣。

  要不是同一个班级,她真想泡对方。

  可惜了,一个班级的男生,她是坚决不会去碰。

  告别三女,楚天歌又去饮水台那边,找到正在喝水的播磨,聊了一会天,便又听到上课铃声响起。

  时间在平淡地悄然度过,一如没人注意的熊孩子,眨眼间就让人惊叹。

  “太平淡啦!都快一个月过去,我还什么都没有经历,”楚天歌对着窗户外大叫!

  班上的同学都在外面跑步,打篮球等体育运动,唯独他和播磨,乌丸三人在教室。

  也就是这样寂静的空间,让楚天歌忽然意识到,时间过得好快。

  接着,他回顾过往,竟没什么一提的大事。

  那头狐狸的幕后组织没找上门玩复仇,竞技场那么久一个人都没有打死,结城那个变态医术也是一个变态,搞得他不知何时才能收集到不屈战魂。

  神的遗骸没有头绪,流星雨全凭老天成全。

  他将近一个月的成果就是和播磨,乌丸结成三人组。

  一点意义都没有啊!

  楚天歌蹲下(身shēn),努力挠着头发。

  播磨拳儿翘起二郎腿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qíng),你想得世界末(日rì)怎么可能出现。”

  楚天歌回头看一眼,反击道:“说起来,你和冢本的关系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你什么时候打算告白?”

  被戳到心口痛处,播磨拳儿有些愤怒道:“我也没办法啊,一直找不到很好的时间,社团的话,有你们碍事,课余时间又不方便。”

  可恶,明明计划好一切,为什么却无法实现?

  两败俱伤的两人趴在课桌,像条被太阳晒的咸鱼。

  乌丸大路面无表(情qíng)道:“给你们。”

  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这个弹弓是他打鸟解决温饱所用,看两人如此丧气,就拿出来了。

  一个弹弓?

  楚天歌愣了愣,大脑陷入思考,随即拍桌而起道:“有了,播磨,我想到一个很好的告白方法,你写下(情qíng)书,揉成团,用弹弓(射shè)给冢本,假如她答应你,你就承认,不答应你就说是开玩笑,也不会让你太过尴尬。”

  播磨拳儿一听,大手狠拍他后背,“天歌,你小子真是天才啊!”

  (情qíng)书或许是老(套tào)一点,但上课的时候用弹弓传递(情qíng)书,绝对是具有冲击(性xìng)的力量。

  播磨拳儿立刻撕下作业本,开始下笔。

  楚天歌想要偷看,被狠狠推开,“一边去。”

  “切,你真是过河拆桥,”他嘟囔一句,移开脚步。

  播磨拳儿防贼一样的写完(情qíng)书,迅速将(情qíng)书揉成团,道:“呦西,接下来就是给冢本。”

  离开教室,三人站在走廊之外。

  楚天歌面色严肃道:“播磨,你要记住,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qíng),你要是被老师发现的话,(情qíng)书的事(情qíng)就会大白于天下,你必须抓住老师面向黑板的瞬间,又不能让B班的上课老师发现异常,机会只有一次。”

  “失败的话,你的事迹将会传遍学校,你做好准备没有?”

  咕咚,播磨拳儿吞了吞口水,听起来感觉事(情qíng)没自己想得那么简单啊。

  但为了天满,他愿意赌上一切。

  “放心吧,我一定会成功,”播磨拳儿郑重地回答。

  楚天歌摊开手道:“我觉得你失败更有趣。”

  播磨拳儿险些滑倒,这什么朋友啊!

  可恶,我绝不会失败!

  播磨拳儿迈着螃蟹步,插在口袋的手握紧弹弓,一步步靠近冢本等人的A班。

  B班是谷速人在教英语,不需要太担心。

  问题是A班,弦子在教化学嘛,真是最糟糕了。

  一看到讲台上,那位被学生们暗地里迷恋的女神教师,播磨拳儿立刻觉得头大。

  无他,两人是表姐弟啊!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弦子的恐怖。

  刑部弦子也注意到后门徘徊的播磨。

  那笨蛋在干什么?她稍微一想,心里想出该如何试探清楚,自然地转过(身shēn)。

  机会。

  播磨拳儿墨镜之下的眼眸闪过一抹凌厉,聚集着沸腾地感(情qíng),他宛如后羿(射shè)(日rì)一样,拉开弹弓,松手的那一刻,心底强烈咆哮,“拜托,一定要中。”

  (情qíng)书飞过大半学生头顶,直奔两个小辫子上下晃动的冢本天满。

  在播磨拳儿惊喜的目光下,一根粉笔半路杀出,犹如王牌飞行员((操cāo)cāo)控着飞机,准确击落(情qíng)书。

  纳尼!?播磨拳儿险些瞪破墨镜。

  讲台上的刑部弦子嘴角上翘,道:“冢本,你地下有个纸团,麻烦拿过来给我。”

  完了……播磨拳儿浑(身shēn)血液都冻结。

  “哦,”冢本天满除开不听课外,基本是老师说什么就做什么的好学生。

  她捡起纸团,(屁pì)颠(屁pì)颠跑上讲台。

  “谢谢,”刑部弦子说一句,手指翻开纸团,扫眼上面的内容,若无其事地又揉起来,塞进大衣口袋,继续上课。

  没事?播磨拳儿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莫非一直以来他都误会弦子了?

  这样的想法没持续多久,他便看到,弦子朝这边看了一眼,上扬地嘴角流露出邪恶。

  还是完了!播磨拳儿转(身shēn)跑回班级。

  楚天歌叫道:“成功没有?”

  “失败了,(情qíng)书被弦子收走,不知会怎么样搞,”播磨烦恼地挠头。

  楚天歌说风凉话道:“真没用啊,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

  “你说得轻松,弦子可不是一般角色,超棘手的!”

  “有什么好畏惧,不就是波大一点嘛,(身shēn)为男人,你别说这种没骨气的话,再试一次。”楚天歌抬手拍肩,怂恿道。

  播磨拳儿迟疑道:“我总觉得,你,莫非是在耍我?”

  楚天歌一惊,表(情qíng)愈发严肃道:“你看看我真诚的眼神,像是骗你为乐吗?”

提示:如《冷番小道士》章节白屏错误,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换源」切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