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八章:吃了灵石(求推荐555)

作品:仙道极宠|作者:乘风点眉|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19-12-03 09:07:23|下载:仙道极宠TXT下载
  踏入偏殿,一阵熏香如纱似雾,扑面而来。

  泯泯将门虚掩了,见毛球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不禁抿唇一笑,自己也斜斜靠在铺了毯子的太师椅里,随手拿着一本书翻了翻。

  想着在莫灵音那里看见的《霸道凤君爱上我》,她眉头一动,心想着哪天得借过来好好观摩一番才是。

  想到师父居然还被人编成小话本,不免觉得好笑。

  捧着书随意浏览,不觉已是落日西垂,一丝金黄的光线偷偷钻过窗帘,落在书页上。

  白叶敲了门,轻声道,“姑娘,是时候用膳了。”

  泯泯合上书,只觉得四肢懒懒的,缺了力气,屋中是凤栖寒拿来的数十枚明珠,照的不知时辰,总是会忘记时间。

  眨了眨干涩的眼睛,泯泯道,“就来了。”

  久等凤栖寒不至,桌上热腾腾的饭菜上一片云蒸雾绕,用筷子敲了敲杯口,泯泯偶尔觑一眼饭厅的那扇门,手撑着下颌只是不吃。

  白叶看了一会,无奈道,“姑娘吃吧,凤君今日不用膳了。”

  “啊?”泯泯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明白过来,好端端的怎么连饭都不吃了。

  白叶摇了摇头。凤君向来辟谷,不用膳也是情理之中。陪着姑娘闹了这么久,恐怕也是时候停下了。

  泯泯见他是真的不来了,而且她等了这一会,正好也饿了,虽然有一丝失望,但也没有多说,自顾自用完了,就着帕子将嘴一擦,顺便也把毛球嘴边的饭粒子摘了,径直回了偏殿。

  想着玄武还没喂,便蹲在那假山玉盆边掰碎了米糕喂它。

  玄武长长的脖子都抻直了等食,看着就一股子傻气。米糕被投进水里,它又弯下脖子去叼,眯着眼睛吞下。

  泯泯乐了,伸手去点它的脑袋,谁知还没摸到,一个东西就从袖子里咕噜噜滚了下去。

  玄武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二话不说叼起来吞了。

  “这不能吃啊!”泯泯吓得糕都掉了,那东西是一块中品灵石,是她寻思着今日同莫灵音一道出去,备在袖子里,万一在街上看见什么小玩意也好方便取用的。谁知回来以后就忘记拿出来了,刚才一垂手竟然掉落下去。

  玄武眯着眼睛伸直了脖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灵石噎的,只见脖子边透明的羽翅淡淡地泛着紫色,半晌玄武睁开了那双小小的眼珠子,看起来竟然格外精神,好心情地抖了抖羽翅,目光炯炯地看着泯泯,张大嘴发出“啊啊”的叫声。

  泯泯一时间也不能确定它是否还正常,抚摸它的龟壳,白光微微亮起。

  “咦?没事啊?”

  玄武抻直了脖子叫了两声。

  果然是神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个傻乎乎的样子,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居然还怕一颗灵石把它吃出问题,真是太多虑了。

  泯泯见它无碍,便放下心来。

  只是再喂它米糕,它却不肯吃了,一副抻着脖子翘首以盼的样子。

  泯泯以为它吃饱了,便拍拍它的头。

  不知道为什么,玄武的小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哀怨和失落,眼巴巴地看着她。

  大概是看错了吧,她冷静思索道。

  屋中明珠虽是柔光,但是数量较多,看着过于耀眼,一室如昼。

  泯泯挑了几块帕子,将大部分明珠都掩了,屋内瞬间只剩下孤灯残照,人影昏黄。

  窗帘一掀,夜空清澈如洗,正是山顶的夜色,如面盆大小的一轮黄月隔在云端,却仿佛触手可及似的。

  月影之下的树木,都洒了一层清晖,看着比白日里都要秀美几分。

  泯泯趴在窗棂边,打开了窗子,任凉丝丝的晚风灌进来,遥遥地看见半山腰处有亮光闪烁,凭借着五阶之后更为清明的耳目,隐隐能听见一些笑声。

  这个方向估计是灵修弟子们,不顾山上的宵禁在玩什么游戏,估计不必等明天,今晚就要被仙长抓住一阵好骂了。

  白叶收拾了碗盘,正准备打水来给泯泯洗漱,路过窗前,却看见她痴痴地往外瞧。

  朝着她目光所及的方向看了一眼,白叶笑了一下,道,“他们倒是热闹。”

  泯泯隔着窗子看她,嘟囔着道,“是啊。”

  然而她却只是隔岸观火,隔江看花罢了。

  白叶见她无聊,念了个咒,掌心里催生出一枝翠绿的桃枝来,花苞层层绽开,露出金黄的蕊。

  泯泯眼睛一亮,接了花,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依依不舍地从桃花上移开,看着白叶,奇道,“都入秋了,哪里来的桃花?”

  白叶心知她欢喜,玩笑道,“人皆说我这种属性最为鸡肋,偏偏不知道,还可以用来哄姑娘开心呢。”

  “这是你变出来的?什么属性的灵力啊?”泯泯平日里和灵修不熟悉,只知道莫灵音的水属性,交过手的万重山是风属性,偶然见过林寒水也有火属性的异能,只是没见过有谁可以凭空催出一枝如此明艳的花来的。

  白叶伸出手来,葱尖似的指尖贴在窗棂处,只微微一笑的功夫,那木条就轻轻翕动,生出几条枝干来,随即抖露出小小的嫩叶,煞是惹人喜欢。

  泯泯眸子一弯,拍着小手还想看,白叶却摆了摆手,执意不肯了,“这上好的黑檀木的窗子都给我祸害了,再多来几遭,明日怕是要被凤君赶出去了。”

  泯泯只当她说的是真的,怕被师父知道这回事,于是取了一把小剪刀,细细地将那生出来的细枝剪下,放在桌上,同那枝桃花放在一起。

  白叶端了银盆来,见屋内黯然,明珠都被帕子盖住了,吃了一惊,连忙将盆搁在架子上,道,“弄得这样暗,也不怕伤眼睛。”

  泯泯趴在桌上拨弄着那几杆枝条,闻言笑了笑,露出浅浅的一个梨涡,“非要这样才有点夜晚的氛围,要不然终日都是白昼,有什么意思?”

  接过帕子将脸洗了,她随口问道,“云缃怎么还没有回来?”

  白叶皱眉道,“这我也是不知道的。按道理,早就该回了,可能是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落云峰虽然远,但只不过去取些灵膳,怎么也不该拖沓这么长时间。再不回来,灵膳就要断了。白叶想起这一遭,不免有些担忧。

提示:如《仙道极宠》章节白屏错误,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换源」切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