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15章 许多谜团

作品:妃不可求:腹黑王爷欺上榻|作者:辛哲|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1-09 00:35:46|下载:妃不可求:腹黑王爷欺上榻TXT下载
  “皇兄给的。”顾以瑾答应的理所当然,“你是不是也觉得,这张图给的意义不大?”

  嗯?他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那干嘛还要?

  “但是这个是皇兄亲自交到我手中的,而且他还说,这张图他让人花了很长时间作出来的。”

  顾以瑾也很无奈,那个时候,那种状况下,他怎么敢打击自己的皇兄呢?

  想来一定是皇兄派出去的人,根本就是害怕上大梁山查看具体的情况,然后就在山脚下随意的勘察了一下罢了。

  然后这山上面的地形,他们根本就没有打探清楚,否则怎么可能是这样?这不合理。

  “确定花了很长时间?我看一天时间都不到。”

  云玉琪可谓是一针见血,“这算什么地形图?这怕是我见过最潦草的一个地形图。”

  “你知道的话,也别说出来。”这样子多丢面子?当然这丢的不是他的面子,而是皇兄的。

  “反正又不是丢你的脸!”云玉琪摊了摊手。

  “若是皇兄知道,一定会气急败坏。”顾以瑾现在都可以预测到皇兄那种生气的表情了。

  “我说的是事实,事实还不让我们说了?”

  云玉琪嘟起嘴巴,表现出自己不喜的心情。

  “咱们在背地里,无论怎么说都行。”顾以瑾方才也只不过是开个玩笑,就算是当着皇兄的面,顾以瑾都差一点直接反驳回去。

  “你倒是什么时候学会了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跟你学的。”

  淡淡的一句话,让云玉琪又开始来脾气了,“跟我学的?顾以瑾,你这个话就是说,你跟我学坏了是吧?是不是说我教给你的,只有坏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顾以瑾无奈,他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不是这个意思?我看你就是这个意思!”

  云玉琪可谓是得理不饶人,抓住这个把柄,耍起自己的小性子来。

  “你……玉琪,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我无理取闹?你在说我无理取闹?我怎么就无理取闹了?”第一次,他居然第一次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

  若是说上一次她只是佯装生气,但是这一次,可就真的是有些难受了。

  大概是因为孕妇的情绪极其的不稳定,让云玉琪开始有些烦躁。

  “这件事情本来就没什么,你做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顾以瑾也不明白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我发脾气?你居然说我发脾气?”云玉琪的声音都开始有些哽咽了。

  他以前都很宠她的,从来就不会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

  此时此刻,云玉琪内心十分的委屈,就差点落泪了。

  “顾以瑾,你长能耐了,居然敢这样说我了……”

  她委屈的样子,十分惹人心疼,顾以瑾一下子没有绷住,就立马放下了身段。

  “我错了,咱们可以不这样吵架了吗?”

  这陪她玩了一场“吵架”的戏码,还真的是心累。

  “唉……”云玉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真没意思。”

  刚刚她这样,的的确确是她的无理取闹。

  但是这种琼瑶式的争吵不过就是她导的一个戏而已,因为这些日子真的是太无聊。

  刚刚自己给他一个眼神,没有想到他真的顺着来了,还配合的天衣无缝,感觉像真的一样。

  “好了,你的这个地形图,我看是用不了了,要不然你还是找人重新画一张吧。”

  “不过我跟你说,画地图这种事情,还是我最拿手,要不然我去一趟大梁山,帮你画一个?”

  她手中出来的地形图,绝对的精准,一定可以助攻他们攻打大梁山。

  “不行!”顾以瑾一口回绝,那边太危险了!

  大梁山,就连朝廷都没有办法,她要是去,出了问题,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不会那么没有眼力劲的。”她现在不能任凭着自己的性子来了。

  “我让龙临泉去,你觉得怎么样?”龙临泉好歹也是她学校出来的,对于地形图这样的东西,应该是手到擒来。

  而且她现在让龙临泉去,也是有另外一个目的的……

  “你是想看看大梁山那边的人,知道了龙临泉还活着,会是怎样的表现对吗?”

  龙临泉是秦秋雨的弟弟,更是指定的继承人,他们应该会有所顾忌。

  或者说,正是因为他们认为龙临泉死了,这才听话于秦秋雨。

  要不然的话,这大梁山的山匪也不会改变了一直以来的做法。

  以前这些人出现的时候,一般都是打劫路过的商队,而这些商队,往往都是奸商。

  说起来,正是因为他们的劫富济贫,让不少百姓叫好,也收拢了不少民心。

  所以以前宫内派人过去,没有什么收获,也没有激起民愤来。

  但是,就在一年以前,这些人就开始变了,变得无恶不作起来。

  以前劫商队,也从来不会真正的伤人,但是现在,不仅伤人,更是杀了不少人。

  而且不管是奸商还是平凡的商家,都一概而论。

  偶尔有不知道的外乡人经过,也都会被洗劫一空,如果反抗的话,也会被杀。

  如此一来,大梁山就变成了一个禁地一般,无人敢靠近。

  久而久之,大梁山就成了一个山匪窝,他们在山上安营扎寨,从此没有人上去。

  “对,还是你最懂得我的心思。”

  能被他一眼看破,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可是这样,对于龙临泉来说,是不是有点危险?”龙临泉现在怎么说,都是他的朋友,更是结拜过的兄弟。

  就算当初结拜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帮他一个忙,但也是事实。

  出卖兄弟,让兄弟站在前面挡刀,这不是他顾以瑾的作风。

  “我又没有说让他一个人去。”云玉琪摇了摇头,并不赞成他的话,“我的意思是你跟着他一起去。”

  “而且呢,你不能够直接出面,而是在暗中跟着。”换一种方法来说的话,那就是暗中保护。

  如果情况真的不对,依着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应该可以确保突出重围,找到一条生路。

  “那其实让我一个人去就好。”他有自信可以做到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拿回地形图。

  “可是你知道的,让他去我们可以得到更多的讯息。”她想要的,远不止于大梁山的地形图而已。

  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她想要弄明白。

  大漠国余党,他们的势力,一定要击垮!

  这不仅是皇上给的命令,更多的,她想要提前区别,究竟哪些是无辜的人。

  她答应过的,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会放他们一条生路,就想要尽力的去做到。

  “放心,这件事,我会去跟龙临泉谈的。”

  她只是给出一个意见而已,具体的还是要跟龙临泉商量。

  如果他不愿意的话,云玉琪根本不会强求。

  “不用,这件事情,我同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龙临泉竟然已经站在了门口。

  他什么时候来的?又把他们的话听到了多少?

  关于这一点,云玉琪居然一无所知。

  她望向了顾以瑾,只见的他倒是一脸平静。

  看起来,他根本就是知道龙临泉来了,那为何还一言不发?不告诉她?

  “那个……那个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龙临泉好像是在认真的思考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来的,然后过了一会儿这才回答,“大……大概是从无理取闹那里开始的吧……”

  他居然从那么早开始就已经来了?!怎么会?

  “好啦好啦,你们的打情骂俏我才不会放在心上……”说是这样说,可是说出来不就尴尬了吗?

  “你……”云玉琪都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怎么?师姐你居然害羞了?”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龙临泉立马来到云玉琪身边,“啧啧啧,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诶!”

  “我还以为师姐,你就是一个脸皮超级厚,然后没心没肺的一个人。”

  “你这么说你的师姐,真的好吗?”云玉琪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咬牙切齿声。

  “反正师姐不就是用来坑的吗?”龙临泉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而师弟呢,就是用来欺负的,用来使唤的,不是吗?”

  前一刻,云玉琪还恨不得上前去打他一顿。

  但是这下一秒,云玉琪就突然的有些感动。

  看来,他是已经决定了,去跑这一趟。

  以前的师姐师弟,现在又是这里唯一一个故乡人,他们有着革命般的友情。

  她跟龙临泉之间的默契,一点都不少。

  “师姐,你可别感动的哭啊,那我可受不了!”

  明明前一刻还是那种感动的氛围,一下子就被龙临泉这句话给打破了。

  真是的……

  “我感动?我才不会感动,就像你所说的,师弟就是用来被欺负的,我担心什么?”

  云玉琪用他的话反将他一军,他顿时哑口无言的样子,让她心情大好。

  希望这次去,不会出什么事,这才是最大的希望。

  “你……你注意安全……”刚才的口是心非,但是在下一刻,云玉琪就立马脱口这句来。

  “会的,放心好了。”龙临泉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凝重的气氛了。

  “我不会让他出事的。”顾以瑾这算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们两个人强强联手,一定可以顺利回来。

  云玉琪但是很想知道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问题,毕竟从掌柜的那里得到的消息,可是跟她理解的完全不同。

  比如,在他的口中,龙临泉是一个软弱可欺没有主见之人,可他明明身怀武功,还不差。

  再比如,如果他真的是那样的性格,怎么可能把复国那么重要的担子放在他身上?

  诸多的谜底,只能等时机一一解答了……

提示:如《妃不可求:腹黑王爷欺上榻》章节白屏错误,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换源」切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