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卷 阴差阳错 第六章 天降馅饼

作品:姑妄听之姑妄言之|作者:慵懒的龙猫|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19-12-03 20:42:35|下载:姑妄听之姑妄言之TXT下载
  从西市狼狈逃离之后,孙变就回到了县衙去。下午还要当值,他不在还是有些不好的。

  自打今日上午孙变听说父亲要被调往益都县之后,心里就一直在幻想。譬如益都县是个怎样的县城?那里的环境是不是要比千乘县更好一些?

  作为青州的治所,益都县再差也差不到哪儿去吧?毕竟人家青州节度使也在益都县生活啊。

  孙变不知道节度使是个什么官,相当于后世的什么职位,但他知道,节度使的权力很大。

  听旁人说,整个青州都归属节度使来治理。而且他的手下,还有三万士兵供其指使。如果觉得不够,他甚至还能自己招兵买马。

  孙变想了很久,发现这不就是一个土皇帝吗?

  自己的爹跑去给这么个人当官,自然是要大口吃肉了。那自己作为儿子,不说吃肉,总能跟在后头喝口汤吧?

  想到此,孙变就有些窃喜。投胎投的好,总是要比后天努力更轻松一些的。

  一下午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到了晚上回到家中,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晚饭,吃了两口,孙贺就把筷子放下,轻声道:“我说件事。”

  三人见孙贺如此严肃,也就放下筷子侧耳聆听。

  孙变自然知道是什么事,但孙母和小妹却是一头的雾水。

  孙贺道:“咱们青州的节度使,陈雄陈大人今天派人来跟我联系,说要给我升官,让我去益都县,在他身边做事。”

  孙秀拽了拽孙变的袖子,小声道:“大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啊?”

  “当然是好事了。”孙变捏了一把她胖乎乎的小脸:“爹爹升了官,咱们也跟着享福啊。”

  此时孙贺继续说道:“夫人,劳烦你这几天把要带走的东西收拾出来,咱们到了那边之后,自有人安排住处,只需带上衣物和一些你舍不得放掉的物件就可以了。”

  随后,孙贺就把目光放到了孙变的身上:“雷郎,你还要在千乘县这边留一阵子。”

  “啊?”孙变眨了眨眼睛:“不是啊父亲,难道我不跟你们一同去益都县吗?”

  “以后为父会找机会把你调过来的,在此之前,你就继续在千乘县当捕快吧!”

  孙母皱眉道:“一起走不行吗?何必这么麻烦呢?”

  “唉,夫人,我这是怕他养成骄纵的性子啊。”孙贺叹了口气道:“这些年我在衙门里都见过不知道多少仗着自己的背景就胡所非为的年轻人了,我不怕别的,就怕雷郎他搞不清楚自己几斤几

  两啊。

  我虽然是个县令,但也不是什么高官,能保他一世无忧。我希望雷郎能凭借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天地啊。”

  孙变在一旁听得脸都黑了,这是夸自己还是在骂自己呢?况且这番话不论是夸是骂,也不应该当着自己的面说吧?

  孙母听罢感动的道:“老爷,妾身没想到您居然会想的这么远。”然后就看着孙变道:“雷郎,那你自己在家可要照顾好自己哦……”

  “……”

  不知父亲何时动身前往益都县,但看他的意思,自己还是要留在千乘县一段时间。

  他准备等到了益都县之后再找机会,把自己从千乘县调过去。不知道这需要多久,但一想到自己要有一段孤身一人的日子,孙变浑身上下就开始不舒服起来。

  孤独是他最忌讳的事情,这样会让他想起双腿被铅球拖着沉入海底的情景。那种窒息以及浑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被挤压的痛苦感,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他噩梦的来源。

  幸好有母亲抱着自己,轻声哄自己入睡,否则孙变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因此而疯掉。

  月光透过窗户照到房间内的地面上,孙变躺在床上,侧着脑袋发呆。这个夜晚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翻来覆去的一直睡不着。

  叹了口气,提着灯笼起床去茅厕小解一下,回来之后,就从床底下翻出藏着金银珠宝的盒子来,放到桌面上。

  先前从小偷那抢过来的东西还没有仔细查看,左右也无法入睡,干脆趁夜色一样样的拿出来整理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出手的。

  玉扳指算是比较常见的,拿到当铺不会惹人怀疑。不过这块玉上似乎有瑕疵,拿到当铺也当不了多少钱。孙变噘着嘴看了它一会儿,还是把它放到了一边。

  蚊子腿也是肉,明天中午就拿去当铺当掉吧。

  还有几串玉佩和项坠,这些玩意虽然昂贵,却都是独有之物,很难出手。孙变无意间看到了那块写着‘赵’字的玉佩,陷入了沉思。

  ……………………

  第二天一早,孙变跟父亲吃过早饭后,就一前一后的出发去了县衙。

  今日早上就有一桩案子要审理,那就是赵匡胤的案子。

  昨日县城外的驿站因为客人很多,店里面忙不过来,所以掌柜的没答应放人,刘捕头就没把伙计带回来。

  本来刘捕头那边应当强硬一些,当场就把人给带回来,但掌柜的跟县里这些官员的关系都很不错。

  况且人家已经答应了,今日一早就会让伙计过来,于是刘捕头他们也没强求。就是回来之后跟孙贺说了,孙贺也没有责备他。

  不过这却苦了赵匡胤,他本以为自己下午就能出来,没想到却在牢里过了一宿。

  看他被狱卒带上来时疲惫的神色,就知道他昨夜定然没有睡好。

  杵着杀威棍的衙役们打着呵欠,捕快们围在边上窃窃私语,孙贺坐在公案后,见人也到齐了,该准备的也准备完了,就一拍惊堂木,直截了当的看着驿站伙计问道:

  “伙计,你可认识此人?”说完,伸出一根食指指着赵匡胤。

  伙计瞧了他一眼,点点头道:“回禀县老爷,小人认得他,他是三天还是四天前住进驿站的,那天正好是小人伺候的这位公子。”

  赵匡胤朝他投去感激的目光,孙贺就继续问道:“嗯,既然你认得他,那就好办了。本官再问你,当时他的身上,可有财物?”

  伙计腼腆的一笑,回答道:“县老爷,咱们驿站又不是什么黑店。那能惦记客人身上有没有财物啊?”

  “这倒也是,那本官换一个问法,他离开驿站的时候,有没有结账?”

  孙变在一旁竖着耳朵听。

  那块玉佩,按照小偷的说法,是他在驿站里面偷来的东西。如果这块玉佩的主人是赵匡胤,那么他从驿站出来的时候,就应当是身无分文才对。

  那小偷盯上了他,总不能偷完玉佩就收手吧?一定会把他身上值钱的东西都偷走才对。

  可若他那时结了账,就说明他被人偷走身上的财物,都是在进了千乘县之后了。

  孙变眼珠子一转,忽然想起来他是在陈寡妇的粥店里吃霸王餐被刘捕头逮住的。倘若他从驿站出来时身上没钱,他难道不该在进入粥店前就意识到这一点吗?

  伙计摇摇头道:“账……这位公子应当是没结的。”

  “哦?为何啊?难道不结账就走,你们驿站都不管不顾吗?”

  伙计笑道:“县老爷,您有所不知。当日驿站里来了两个怪人,一个很矮,才到小人的腰这儿,另一个又很胖,能装下三四个小人。

  他们俩一开始只是吃饭,但吃着吃着,却不知为何吵了起来。

  之后两人就说要比拼功夫,驿站里面的客人起哄,他们就以整个驿站里客人的花销为赌注。

  公子那天的账,就是被这两个怪人中的输家给结了……”

  “……”

  (本章完)

提示:如《姑妄听之姑妄言之》章节白屏错误,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换源」切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