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二百二十二章 炼丹三件套(秋怀涵梦)

作品:天降我才必有用|作者:石章鱼|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3 09:03:39|下载:天降我才必有用TXT下载
  张弛抱着赊来的丹炉回到了地下室,打开纸盒拿出丹炉,张大仙人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搓了搓手,方才仔细清点一下丹炉的部件,一样不少,下面要做得就是清理工作。

  先用水浸泡丹炉,清理炉膛内的灰泥,一清洗又有意外的发现,这些灰泥中竟然掺杂着大量的精金。

  更让张弛欣喜的是,丹炉的点火室内有一个完整的聚火罩,聚火罩内镶嵌着一颗完好无损的吸火莲子。

  在天庭之时,火源石内蕴含三昧真火只能一次使用,而吸火莲子可以吸收接触到的三昧真火,吸收饱和之后,或者在特定的条件下,火莲开花,释放出大量三昧真火。

  也就是说这如意乾坤金的丹炉本身就带有火源。吸火莲子的功能更像他此前佩戴的火源石,其容量同样会在集火的过程中不断进化,应该说吸火莲子比火源石的功能更为强大。

  张弛喜出望外之余,又想到一件事,不会那么凑巧吧,难道秦老是故意将这整套的炼丹工具给了自己?不然又何以解释灰泥中掺杂的精金和暗藏的吸火莲子?莫非他早已看出了自己的秘密?

  无论怎样终究都是好事,至少自己再次拥有了炼丹的条件,而且工具比过去还有了提升,利用这如意乾坤金材质的丹炉可以炼制出五品六品的丹药,只要自己找齐药材,就有机会炼出六品招魂丹和五品凝神丹,师父就有救了。

  不过这如意乾坤金沉寂太久,即便是开炉觉醒之后,也必须从一品金丹炼制开始,逐步递进,才能炼制高品级的金丹。

  用通俗的话来说,这炉子需要好好盘盘。

  养炉如养壶,如意乾坤炉必须通过三昧真火反复淬炼,如果所遇非人,养护不当,丹炉或许永远连一品金丹都炼制不出,如果落在有缘人之后,兴许可一路进化,直到连出六品金丹,当然需要耐心和反复试炼,没有三年五载也不可能将丹炉养护到最佳状态。

  凡事不可操之过急,毕竟今天已经得到了那么多的宝贝,张弛将如意乾坤金的丹炉清理干净,又从灰泥中淘出精金,精金至少有20g。

  现在张弛能够断定秦老是故意送了一尊丹炉给自己,一百六十万跟丹炉三件套相比连草纸都算不上。

  无功不受禄,天下间哪有免费的午餐,张弛高兴过后,又不得不考虑这件事,秦老究竟有什么目的?以他老人家的眼力,不可能将这尊货真价实的宝贝当成了赝品。

  开价一百六十万,应该是有心为之,好让自己接受的心安理得,张弛暗忖,必须要抓紧赚钱,把这笔欠账给补上。

  这货打开聚火罩,伸出右手的食指,小心翼翼地在吸火莲子上点了一下,毫无反应。

  记得在天庭的时候,吸火莲子可以主动吸附接触到它的三昧真火,怎么这次不灵了?难道这吸火莲子只是一个样子货?如果那样,还是无法炼丹呢。

  张弛又用食指反复戳了几下,还是没反应,他仍然不死心,换了根中指还是不行,来回走了几步,也许需要血祭,滴血祭炉,增加点仪式感。

  狠狠心,找了根别针戳破指尖,用冒着血珠子的指尖贴了上去,没想到中指的指尖方才贴到吸火莲子之上,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他周身的血液瞬间抽吸一空,张大仙人打了个激灵,吓得赶紧将手扯了回去。

  看了看指尖,错觉,自己并未失太多血,只是在接触到吸火莲子之后,体内的三昧真火被短时间内抽吸出去了一部分,因而造成了血被吸走的错觉。

  原来这吸火莲子喜欢中指,更喜欢血,只是这一瞬间,张弛感觉到手足发冷,估计损失的能量不少。

  房门忽然被敲响了,外面传来秦大爷的声音:“张弛,外面有女生找你!”

  老爷子嗓门洪亮,他这一嚷嚷整栋楼都知道了,张大仙人有些无奈,应了一声,先将丹炉妥善收藏好了,然后才离开了地下室。他本来觉得是林黛雨过来找自己,等出门之后才发现是宿管部委员马志红。

  张弛嘴巴甜:“马姐!吃了没有?”远远就感觉到马志红的怒火值1000 ,对一个普通大学生来说,已经是非常生气了。

  马志红不是生张弛的气,她刚才给张弛打电话了,可打不通,所以亲自跑来一趟。

  张弛解释了一下,自己住得地下室手机信号奇差无比,他正准备去买张联通卡,据说信号能好一点。

  马志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张弛,我考虑了一下,那天让你当卫生监督员有点考虑不周,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我这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张弛一听就明白她的意思了,敢情是要撤了自己,我连屁股都没坐热乎呢就要把我给撤了!

  其实张弛打心底也没看上这个卫生监督员,拿高倍显微镜都发现不了的官职,压根就不是什么官,正如他此前对洪思成所说,他不在乎当不当卫生监督员,可要是把他给撤了,这口气咽不下去。

  张弛道:“马姐,是不是宿管部方面给你压力了?”

  马志红对张弛有些内疚,这件事毕竟是她引起的,如果不是她任命张弛当13号楼的卫生监督员,也不会给他带去那么多的麻烦。

  马志红道:“是姐对不起你,你们这边的事情有人告到学校了,学校让宿管部处理,我们商量了一下,你自己辞职算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张弛心说引咎辞职不是代表我认错了?他摇了摇头道:“马姐,这事儿没得商量,我不辞职,我没犯错啊。”

  马志红有些着急了:“你要是不辞职,他们就会在宿管部的会议上公开讨论你的事情,还要把罢免你的通知书贴出来。”

  张弛道:“随便,我无所谓啊!”

  马志红道:“张弛,你就听姐一句,这事儿没必要闹大,你一个新生又斗不过他们,他们也不是冲着你来的。”

  张弛笑了起来:“马姐,这卫生监督员我真没看在眼里,别说这个了,就连宿管委员也不算什么官啊,我就闹不明白了,明明是为学生办事的部门,大家也都是学生,干嘛整得那么官僚,您也别劝我,我什么事儿都清楚。”

  马志红道:“何必呢,你刚入学一新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开点,算了吧。”其实她自己都郁闷着呢。

  张弛笑道:“您跟我认识时间不长,等时间长了您就明白了,我这个人,特别较真。马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当上宿管委员。”

  马志红叹了口气,她是好不容易才帮张弛主动争取到让他自行退出的机会,如果张弛不肯辞职,那么接着就是上会。

  明天宿管部会召开一个开学前的小会,布置新学期的任务,委任宿舍楼的卫生监督员,按照规矩,张弛也是有资格参加这个会议的,按照洪思成的意思,直接在会上点明批评张弛在13号宿舍管理不善的事情,并当众将他给免了,不仅如此,他还要正式下发张弛的免职通知书,贴在13号宿舍楼进行公示。

  马志红都不明白洪思成怎么对张弛有那么大仇恨,还以为是自己连累了他。

  这小子不知哪来的自信,还要帮助自己当上宿管委员,我要是能当上宿管委员,我马上推荐你进宿管部。

  张弛不以为然,他压根没把洪思成这种人放在眼里,所以拒绝了马志红的好意。

  马志红离去之前通知他,明天上午九点半在学生会有个宿管部的会议,洪思成的意思是让他也参加,不过马志红认为张弛最好别去了,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张弛送走马志红之后,马上开动脑筋,洪思成这是要整自己啊,拿着他亲自下达的整改通知书跟他据理力争不失为一个办法。

  可跟这种人有必要白费唇舌吗?而且自己是新生,人家是资深学生会干部,自己居于弱势。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我现在有炉子了,我还有吸火莲子,我又能炼丹了,过去只想着炼丹筑基培元,延年益寿,没想过用丹药对付别人。

  那是因为当时自己的寿命只剩下三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还顾得上整蛊别人,现在不一样了。

  其实除了太上老君这些丹界权威划分的九品金丹之外,还有一些不入流的丹方,那些丹方炼制方法简单,因为剑走偏锋,并非正路,所以并不为大道丹师所提倡。

  老君专门收集偏门丹方销毁,当时负责销毁这些偏门丹方的童子恰恰就是张弛。

  张弛这货烧毁之前将偏门丹方看了一遍,就算不能全部记住,也记了个七七八八,无论天上人间害人总要比救人容易得多。

  太上老君销毁那些偏门丹方的目的是想避免这些丹方外流造成动荡浩劫,可想要绝对禁止丹方外流根本没有可能,更何况还有无数丹道中人前仆后继的不断研发。

  老君后来也意识到了这种做法是徒劳无功的,丹方无正邪,只要道心坚定,又怎会利用丹方去做坏事?

  这些偏门丹方和大道九品的炼丹法不同,拥有材料简单,炼制容易,见效奇快,但效用短暂的特点。

  张大仙人首先想到得就是炼制真言丹,真言丹炼制并不复杂,所用材料基本上都能在中药店买到,独缺一味一针见血,所谓一针见血就是蚊子的口器,这玩意儿药店虽然买不到,可能捉到。

  张弛花了两个多小时捉了百余只蚊子,耐心从它们的身上小心摘下口器,将之和中药混合置入丹室。

  通常大道金丹的炼制都离不开精金,张弛从秦老送给他的丹炉内部的灰泥中分离出了20g精金,要知道一千克黄金才能提炼出1g精金,最近国际金价虽然下行,可一千克黄金也得二十七万左右。

  不过这种偏门金丹虽然也带了一个金字,精金却并不是必须的材料,所以炼丹的成本很低。

  张弛因此又想到秦老,送给了自己丹炉、吸火莲子、精金,炼丹三件套,其价值难以估量,别的不说,单单是精金,折算一下软妹币,就价值五百多万了,老爷子实在是大手笔。

  那么大投资,白白便宜了自己?张大仙人不相信,秦老该不是放长线钓大鱼吧,这老爷子套路非常深。

  洪思成将他在13号宿舍楼的遭遇视为一次羞辱,一个新生竟然当着13号楼全体同学的面戏弄了自己,将所有的矛盾导向宿管部,让他这个宿管委员颜面扫地。

  那天之后,洪思成越想越气,无论卫生整改结果如何,他都不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在处理张弛的事情上,马志红表现得非常强硬,公然站出来和他作对,洪思成从二年级开始领导宿管部,在任期间没有人挑战他的权威,现在是最后半年,他打算在这学期寒假过后就将担子交给杨忠明,这件事其实在学生会内部已经论证过。

  洪思成知道马志红有怨气,因为过去自己答应推荐她,现在这么做等于食言,可此一时彼一时,环境是在不断变化的。

  他过去也不知道杨忠明的舅舅是土木系的刘教授,而他正准备报考刘教授的研究生,这件事他才不会告诉别人。

  虽然是宿管部的内部会议,可今天也邀请了学生会副会长许婉秋列席,马志红并没有夸大其词,13号楼的事情被学生告到了学校后勤处,最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新任卫生监督员张弛。

  马志红本来据理力争,好不容易才给张弛争取到了主动辞职,不再追究其他责任的结果,可这位小学弟并不领情,在马志红看来他就是不识时务,非得等碰得头破血流才明白现实的冷酷,也许这是从高中过渡到大学的人生第一课吧。

  洪思成认为张弛不会过来开会,没想到在楼梯上居然遇到了他,洪思成有些倨傲地抬起头,本不想理会他,可张弛主动跟他打起了招呼:“洪部好!”

  洪思成点了点头,敷衍回应道:“你也来开会了。”

  张弛道:“不是说所有宿舍楼的卫生监督员都来开会吗?我接到通知了。”

提示:如《天降我才必有用》章节白屏错误,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换源」切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