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三十八章:动手

作品:山河运|作者:孟白河|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2-02 20:31:48|下载:山河运TXT下载
  宁儿,你看这草原风景如何啊。”老男人拍着她的肩膀大笑。

  孟懿宁点头,“我娘可是经常跟我说起草原的样子,蓝天碧草,马儿驰骋,篝火通明,比那呆板的城池要好多了。”她眼睛里仿佛真实流露出来的情感骗过就会稍稍丧失了刁钻的老男人。

  这草原上的王,说穿了不过也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凡夫俗子,遇见美女,脑子就晕晕乎乎大摇大摆地。但是本能的狐疑,让他不接受这个来路不明女子手中的食物。

  孟懿宁悄悄感受着衣服内已经被体温捂热乎的赤蛇短剑,这老男人盯得自己十分紧张,看起来是不太可能溜走把剑拿出来了。后悔自己穿的这个小靴子空荡荡的,藏不住任何东西。萨利布看着姑娘扭扭捏捏,知道她一定找寻着武器。他憋着笑偷偷乐了一嘴,旁边拿了一串烤羊肉串,滋滋冒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孟懿宁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作为武器的东西。她轻轻皱着小眉头,瞪了一眼萨利布,心里问怎么办?

  萨利布云淡风轻的挑挑眉。

  杀了他,随你怎么喜欢。

  得到了萨利布的首肯,姑娘盈盈一笑。

  “爹,上去坐着吧。”她突然缠住了老男人粗壮肥胖的手臂,大眼睛眨巴眨巴,“我想吃那盘子里的奶皮子了,可以嘛?”她声音带着撒娇,拖着长长的尾音,像是一个真实可爱的女儿,抱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空荡荡的衣服里面可以瞥见姑娘的白皙的手臂,她的碎发滑倒脖子领子里,长长的睫毛似乎承载着被烤羊肉熏出来烟雾的泪水。

  萨利布见她迷人的样子眼神一冷,他准备等孟懿宁动手之时便站出来号令将士。他刚刚潜入大帐之中的个时候,活脱脱的出现在自己的挚友与旧部的面前。众人都以为长生天显灵了,却想不到被尊敬的王是被那个迷迷糊糊,张口叫爹的红衣小姑娘救了下来。几人也隐藏在今晚的夜晚篝火旁,只等着萨利布现身,便发号施令。

  老男人被孟懿宁搀扶着坐在了王位置上,姑娘乖巧的像一只小猫一样坐在他的腿边,如同敬仰神明一样敬仰着他。他心中满足,抚摸着孟懿宁光滑的头发。她不死心,若是能中毒身亡,就不要大费周章的硬碰硬杀死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身上的肥肉感觉比自己的匕首都厚,若是捅进去,肯定比那眼前的烤全羊还要冒出来油花。

  她咬了一口大片的奶皮,然后递给了男人。

  恶心。

  她心里知道自己这个行为十分恶心,她都忍不住抽自己两巴掌。但是看到男人色迷迷的样子,就忍不住一试。这一是带着些暧昧,但最重要的是证明此物无毒!姑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牛奶般的手腕上细细的青筋展露。男人果不其然抓去了,咬在嘴里,眼睛眯起来看着她。

  姑娘咧嘴笑了出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孟懿宁心里却显示这三个字:上钩了!

  她欣喜的瞥了一眼萨利布,却见到萨利布已经不见了踪影。她摇头看似在观赏舞蹈,其实寻找这熟悉的身影。奇怪,这人怎么一眨眼就不知道溜到哪里去了?一会儿打起来可怎么办?孟懿宁心里不悦,突然感受到有人拉着他的衣角,拽了拽,又拽了拽。孟懿宁以为是小孩玩闹,没有回头,身后去摸,刚刚碰到衣角,却被一双大手握住。

  她瞬间红了脸。

  又不敢喜怒形于色,在旁人面前依旧是笑容浅浅的样子。她手伸在背后在男人的掌心里挣扎着,她向小猫一样挠着。萨利布裹着衣服,藏在巨大的座椅后面,没有人发现他在这里。孟懿宁转头,趁着拿奶酪的功夫小声斥责了一番:“胡闹!”萨利布一双黝黑色的瞳孔映着姑娘通红的面容。

  “来吧。”他低声吐出两个字,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

  孟懿宁点点头,手指甲盖里藏着白色剧毒粉末,比老男人给萨利布酒里撒的那些要烈性的多。姑娘从酒壶里倒出来了白花花的马奶酒,她端着泥色的杯子甜甜地唤了一声:“爹,我敬您!”老男人转过身,看着酒里的倒影,小姑娘仿佛要一饮而尽一般,却又突然咳嗽了两声,脸憋得通红,呛到了。孟懿宁的指甲划过杯口,白色的粉末落入酒中。她把酒杯伸过去,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如同一个并不懂礼数,但是发自内心想孝敬这个亲近的父亲的女儿。

  她眼泪汪汪的,举着手中的酒杯。

  “喝。”她小声说了一句。

  老男人哈哈大笑起来,看着她怯懦,又带着未谙世事的可爱,接过杯子就在半空中:“诸位!今日篝火夜宴,又有美酒佳人……”他话没说话,下面就有人起哄。

  “佳人在哪里呢?”

  “在哪里呢?”

  老男人一笑,孟懿宁借着酒劲加装了红了脸。她抬头看着男人的后脖颈,心想着若是动武,一剑从喉咙穿插过去也未尝不可,像是个羊腰子一样。老男人看着下面起哄的部下,心情愉悦:“佳人在侧!这是我多出来了一个女儿!你瞧瞧和这模样,竟然也有两三分相似……哈哈哈哈……”说着,他一仰头,马奶酒滑入他的喉咙,有几滴顺着嘴角流下来。

  孟懿宁眼底像是染了墨水,越来越浓。

  她嘴角微微翘起,扶着老男人坐下,心里默数,三,二,一。

  那刚才还兴致勃勃地男人在屁股跌落在宝座上的一刹那倏然开始全身抽搐,他瞪大了眼睛,一下就预感发生到了什么。“有……酒里有毒!”他明明看着孟懿宁喝了半杯才接过来的,怎么会身染剧毒。老男人全身疼痛起来,如同白蚁啃噬骨头。孟懿宁默默嘴角一笑,眼神是刚才没有的尖锐,如冰冷的铁一般刺入男人的内心。

  部下看见刚刚登基的王突然中毒,立刻拔剑相向。帐篷内的女人小孩惊声尖叫,老男人口吐白沫,面呈紫黑,青色的血管像蜘蛛网一样布满在太阳穴旁。眼睛突出,眼底发红。

  “杀……杀了她!”

  搜狗阅读网址:

提示:如《山河运》章节白屏错误,请尝试刷新网页后点击左上角「换源」切换阅读;